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景这边独好

笑对人生,开心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毛泽东本纪  

2015-04-07 10:23:50|  分类: 绝妙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湘潭公,光绪十八年生韶山下。初,舜南巡至此,奏韶乐,遂名此山曰韶。韶乐者,能令孔丘乐而不食肉者也,湘潭公感其事,后有诗云:“六亿神州尽尧舜”。

湘潭公诞前,有兄姊,皆夭,至其身,始长成。其身长八尺,掌大如簸箕,面如弥勒,龙行虎步,所谓南人北像,男人妇像,贵矣。

其父,太公者,善经营,家有薄田,复有米铺。某夕,太公自湘潭城反,经山中,猛虎至,太公闭目佯死,竟得以脱。

湘潭公素喜读书,不好经营。乡里贫,少灯油,至晚皆熄灯,于暗处燃灯开卷,屡遭太公斥,然好学而不改。故太公素不喜。太夫人文氏,贤惠柔慈,知此子有大志,多婉曲全之。

湘潭公入城市,见世界寰宇图,乃惊环球之大,遂有天下志。初,读书多不成,世人不之奇,考警校,税校,多废之,不精数理,考美术,画一直线,线上半圆,曰:平地日出。太公斥曰:竖子读书不成,何以面我。

然湘一师教授惊其才,曰:此国之大器也。乃授以韩昌黎书,劝其多阅,后将有成。

湘潭公在一师,以天下自许,其用意多在秦汉唐宋间,不屑世事,尝擅组社团,自名二十八画生,纵论天下事。从之游者,蔡公、立三,皆俊才。

尝至一友家,长谈,有佣仆市肉回,友人问:“肉价几何?”仆答曰:“若干。”友人大恨曰:“尔不知事,贵哉。”湘潭公见此友无志,拂袖去,与之绝。

又之京,旁听于太学院,得杨师器重。某日听课,有章大师过,见湘潭公,乃语杨曰:“尔授课时,后有座者,身长大,何人”。杨师告之,章曰:“此子非凡,有龙虎像。”

杨氏有女初长成,识湘潭公,乃心许,二人缱绻。杨父所不乐也,然湘潭公礼敬之意不减。

时世界大势变,一战甫熄,北有匈奴剧变,大街踏尽公卿骨,赤民得位,马氏学由西而来,神州感焉。湘潭公识其说,叹曰:欲振我国,非马氏不可。乃与南湖密会,舟中定天下计,遂有龙兴之像。

640.webp (4)

时,国父革命,屡挫,见匈奴孤立天下,又兵强,乃思与之结。匈奴亦有此念,语国父曰:君之事不成,因无兵也,吾匈奴可助尔成事。

乃运一船石油至黄埔港,得巨资,遂能立军校,曰黄埔,天下热血才俊皆投奔之。国父得以成气候。

两党合作,气象大新。湘潭公时在穗,办讲所,宣革命,又仗剑行于湖南乡间,与农夫野人共餐宿,方知神州之革命主力,乃在乡野,非如欧美,决胜城市。

湘潭公善演讲,好辞令,于众人中演说,众人不能舍,皆迷之。国父嘉之曰:吾有两臂膀,一曰奉化,能军事;一曰湘潭,能宣传。

国父崩殂,天下丧心。奉化公有异志,不欲与匈奴为伍,尝曰:匈奴倡人相斗,不相爱,非孔丘圣人道统也。十六年四月,乃兵变,杀南湖人万数。

湘潭公闻变,脱身走,往长沙,欲起事。道遇官兵,遭擒。途中,语一兵卒曰:“吾裁缝也,不知政治,君能救我,吾当厚报。”乃私以金与之。士卒受钱,纵之去。

至湘北,起事,攻城廓,战不胜。湘潭公多读史书,识旧事,曰:吾国所在,乃在乡野也,非在城市,战城廓间,唯有死耳,不如且奔深山,得养其力,以待事成。

众人不乐,然随往瓦岗山,山林间得立足地。

后,仪陇朱公起事,败,乃之瓦岗,与湘潭公合,复有彭黑虎将军至,其势始大。

初在瓦岗,事多不遂,往往兵败,有黄埔生林韩信,矫捷,性敏锐,然对阵多脱身走,湘潭公不嫌,器重之,曰:此子机变,今之韩信也。

奉化公收拾天下,北征南讨,欲一江山。方其与西山公、张大帅、李桂林、白诸葛战时,忧虑瓦岗,数用兵围剿。湘潭公此时方显奇谋,牵敌军绕行山岭间,肥者瘦,瘦者死,奉化公兵多败亡,四战皆北。

有辉瓒者,骁将也,然轻于用兵,深入林莽,遇伏,兵多败死,匿林石间,为瓦岗军所擒。见润之,大言曰:“湘潭小子,吾与尔黄埔旧人也,可纵吾去,吾为言于奉化公,招安尔等。”湘潭公曰:“今日非旧日也。”乃斩其首,送于金陵,奉化公大惊,三军丧胆。

奉化公方知瓦岗之不可忽也,甫定天下,集军百万,逐次推进,欲歼瓦岗于瓮。

且湘潭公不得志于匈奴,有王公子自北来,夺其兵,以己意迎敌。王公子曰:与敌而野战,不攻城池,乃流寇也,吾更变其法,以大兵团战之。

又批湘潭公曰:尔何知,不读马公原著,乃读孙子、水浒,野人乎。湘潭公莫能辩,下山,得痢疾,久之方愈。又逢杨氏死难,二子流落不知。

瓦岗军弃山林天险,乃于城廓与国军战,非所长也,大败亏输,丧师失地多矣。奉化公其喜可知,臆瓦岗事可定也。乃施铁桶,不得一人出围。然,奉化公帐下有莫雄者,少将也,素与奉化公不睦,乃泄其事于周公,瓦岗军得以夜走。

大败之初,军心惶惶。湘潭公弃子于乡野,哭泣别之,出山林,知敌已落后,以手覆额曰:阿弥陀佛。

败军西行,经湘江,何健力剿,波涛染血,一步数尸,几覆亡者数次矣。

赖林韩信死战,行营得以南走,众皆曰:湘潭公器重林韩信,非妄也。

又西行,至桂,其守将乃白诸葛,与奉化公不和,谓麾下曰:瓦岗军过,不可剿,亦不可迎,纵之去可也。

大军得以跨群山去,至黔,众曰:王公子荒唐,使我师溃败如此,欲换主将。乃开会,众皆举周公主事,周公荐湘潭公,始得以复出。

军行西南,奉化公嫡系伯陵率九师随之,扬言追瓦岗军,实欲兼收西南地盘。西南诸侯知之,乃不欲与瓦岗军战,多放行,唯以枪鸣空,如送行然。

军至红水河,湘潭公欲迷惑敌,乃往返渡水,渡者再,返者再,敌军皆疲,我军亦倦,林韩信多有怨言,曰:湘潭公舍弓弦不走,走弓背,累死我健儿矣。乃畅言推彭黑虎为长,黑虎拒之,湘潭公亦不之罪,笑曰:小林,娃娃也。

至铁索河,奉化公欲全歼瓦岗于此,命文辉将军布重兵,希冀以天险、重火力灭湘潭公于斯。奉化公命尽毁桥,文辉将军曰:“此桥康熙建,毁之可惜。”实不欲助奉化也。

奉化听之,命其撤桥板,又不尽听命,敷衍而已。

铁索河有同治秀才,百岁矣,予湘潭公、周公书曰:“诸公速走,不宜留。”昔翼王于此庆得子三日,曾湘乡乃至,肢解翼王,往事可鉴。

乃以死士十余,夺铁索桥。守桥诸将,皆不用命,见瓦岗军则弃桥去,三军得以过。

过铁索河,复折而西北,行三万里。过草莽中,多大泽,牧民尽散,不得食,至于食草根,路多逃亡。

周公食毒菌,几死。大泽尽,过昆仑,巍巍雪山,三军衫薄,又多冻死者。

湘潭公豪气未减,见古雪峰,骚兴起,曰:昆仑高若许,何用?吾欲得倚天剑,斩而为三,赠天下,寰球同此炎凉。

过雪山尽,唯余万人,忽得报纸,曰岐山有匪,匪曰刘公。刘公者,黄埔生,亦南湖人。方知彼处有义师,遂往投之。

时张逆不乐往岐山,欲折辔南返,再过大泽雪山,众人皆不乐,英帅与朱公议,违张逆命,续北上,与湘潭公合。

军在岐山,奉化公甚不安,乃命西北诸师征讨。有张六公子者,本辽东藩镇,东瀛犯辽东,辽东三十万军一夕撤关内,白山黑水尽丧。张公子率师驻扎西北,心衔东瀛久之,欲报失土之恨,奉化公不允,命其剿湘潭公,数次下金牌,甚紧迫。

当时大势,倭寇陷我辽东,自长城入,逼长安,又攻淞沪,得驻兵地。奉化公深惧崇祯甲申之变,用杨永泰谋:“攘外必先安内”,命诸军剿湘潭公急。

辽东诸军不乐与岐山军战,乃与西北虎臣将军谋,怠战久矣。

奉化公怒,飞西京,屡催张六公子与虎臣用师,张六泣曰:国家糜烂如此,东瀛欲亡我久矣,公乃忍心自残乎?奉化亦曰:内贼若得势,吾等死无葬身地,崇祯事,小子知乎?

十二月某夕,张六与虎臣兵变,奉化公夜走,至山崖,为兵所得,遂为西京兵变。

兵变传,天下惊,有一多先生,书生也,怒曰:张六无赖,扣我元首,论罪当死。

金陵闻变,乃用兵西进,夫人曰:不可,吾往之。

辽东、西北诸军切齿奉化久矣,皆欲奉化死,岐山军闻之,亦称幸曰:奉化死,吾仇报矣。

夫人至西京,三军束手,不敢杀奉化。

岐山众人谋之,亦曰:奉化不可死,死则国家乱矣,外敌于前,可携手,所谓兄弟睨于墙,而斗于外也。

又得匈奴可汗消息,奉化不可死。

湘潭公遣周公往西京,访夫人,共商奉化事。

周公辗转言湘潭意,奉化公曰:“吾不欲江山沦丧,共抗东瀛,可也。”乃随夫人返金陵,张六公子意甚惭,只身三千里送奉化,之金陵请罪,不复返矣。

倭寇蚕食神州,步步用兵,其势不可遏,天下人始有亡国灭种之惧,皆弃旧怨,与子共袍,抗战乃始。

奉化公坚意与东瀛战,倾力于东,始于卢沟,继而淞沪,复又台儿庄,晋州,武汉,东瀛丧四十五万,无力西进。王师亦丧百万,国力几殚矣。国都金陵陷,倭寇杀黎庶三十万,至今不认。奉化公乃迁重庆。

岐山部伍亦归编于金陵,于土窑商国是,王公子曰:我国之抗战,实欲为匈奴天可汗御敌也。湘潭公曰:不可,我国御敌乃民族自救,非为漠北可汗。

二公争执,众人皆以湘潭公为是,王公子之议遂寝。

640.webp (9)

东瀛日深入,至西北,岐山军亦多出击,林韩信于平关首破东瀛劲旅,又有刘公军破阳明堡,杀敌数百千余不等,国人壮气。

然我与东瀛,国力不等,悲观之论尘上。湘潭公忧之,有蒋氏持久论,惜其不详,湘潭公熟思之,于窑洞挥笔,三日不出,持久战始得详备。所言我与东瀛,国力不等,彼小我大,彼强我弱,彼曲我直,彼之来不可当,然彼之势不可久,持续久之,彼之师老矣,我终将胜。

湘潭公能预大事,往往于时局艰难际,做乐观计。昔日于瓦岗时,众人皆悲叹:如此为山寇,能复几日?湘潭公即为文曰:星星火,可燎原。

抗战初,时人多持悲观论,胡大学士晓天下事,亦曰:与东瀛战,不看好,可试试。

唯湘潭公与奉化公坚抗日之志,皆曰倭寇败亡,可待也。

抗战十五月,精锐尽亡,然御侮之气不衰。三十九年,白诸葛假节,代行军权,自大漠至桂南,袭扰倭寇,曰冬季大反攻。乃于昆仑关歼东瀛骁将木村,傅北平水淹三军,伯陵战长沙,胜。

彭黑虎曰:击倭寇,此其时也。湘潭公遂与之百团,四面尽出,多夜战,掘其路,袭其堡,炸其车,倭寇不胜扰,多亡失,报曰两万。黑虎将军喜,哼京腔曰:吾于城头观风景。左右皆笑:将军跑调矣。

此战毕,东瀛方知岐山战力,乃舍重庆,以六成力剿岐山。一时赤地千里,白骨蔽野,岐山军不得出,多损亡。众人皆怨黑虎,曰:百团之战,露我实力,今日艰难,公之罪也。又尝攻官家垴,东瀛精良据山,我佯攻不得,壮士尽死,倭寇溃围出,不能得,刘四川怨之。

彭黑虎愤愤,骂曰:娘的逼。湘潭公曰:黑虎,可商量之。黑虎曰:商量亦可,可骂娘乎?湘潭公曰:可。乃于窑洞议百团事,黑虎遭蔑,不能忍,时时拍案时时骂,如猛虎状,众人皆惧,湘潭公笑而容之。

珍珠港事前,美利坚袖手观,我国实为艰难。奉化公以桐油抵押借款购军火,大将张自忠殉南瓜店,汪逆走交趾,奔金陵,为儿皇帝。

奉化公征粮中原,中原民多饿殍。昆明教授,薪俸不得,至以掘野菜果腹。

岐山某日,雷劈县尉死,有妇曰:此雷何不劈湘潭小子。军卒闻之,拘此妇。闻于湘潭公,湘潭凄然,亲释此妇,问曰:何以咒我?此妇对曰:日日征粮,无以活。

湘潭公太息曰:民不堪命矣。

遂兴生产,种植,纺织,自救,冀释民之负。又以劲旅往南湾,驱虎狼,烧荆棘,开荒田,是岁,得粮数万石,大纾民困。湘潭公亦于窑前种菜,周公手巧,身自纺纱。

湘潭公善下人,凡马夫、士卒、农民至士人,见之如故旧,无不谈。

夫岐山者,西周源起,诗三百所谓颂者,始于此。岐山民,感湘潭公之德,复有颂诗曰:东方红矣,日升矣。

天下少年,仰望岐山,多奔往之,女子云鹤在其中,乃为湘潭公妻。

又有校尉,悍将也,多有功。艳羡东来女子,求好之,女子不允,校尉怒,夜杀此女河边。

岐山惊动,擒校尉。校尉呼曰:“吾有战功,可赎罪,且天下未定,杀良将乎?”湘潭公集众人议,多有为校尉请命者,湘潭公叹曰:“吾自瓦岗起事,非为富贵女子,乃为民。今校尉杀民,悖革命初衷,吾等何以面众民,必诛之。”校尉伏法。

湘潭公好读书,好诗骚,多篇章。而其佳作,多于江西陕西时。某年,雪,兴起,作诗,谓秦皇汉武,唐宗宋祖,皆输风骚文采,铁木真者,一射雕手也,数风流人物,看今朝。奉化公闻,知湘潭公有大志,忌之。

又为文章定规则,曰:所谓文章,乃为民也,为抗战也,为革命也,无得风花雪月。后遂以为天下文学纲领,至今焉。

抗战胜,天下民引领盼望,希冀和平。

时岐山壮大,拥兵百万,地跨州郡,大出奉化公之意。乃呼湘潭公赴西南商国是,亿民皆寄望焉。

湘潭公飞西南,携周公,二圣复得晤面,佯欢,酒宴。饮至半酣,湘潭公起如厕,走,周公代为辞曰:“湘潭公不胜杯杓,不能辞,遣吾致意,愿和平。”乃和谈,得条约,虽多和平意,不过数行字,可焚可毁。信不由衷,妄也。

据条约,岐山军迁苏南,湘潭公曰:苏南热,吾所不乐。簌溟公以书责湘潭:公无和平意,岂不为天下思乎?湘潭得书,笑曰:书生耳。

时匈奴入辽东,岐山军亦入,国军后之。

四十六年,两军摩擦,战四平。白诸葛假节辽东,有悍将明仁,拒林韩信军于车站,撒黄豆成兵,大胜韩信军,斩首万余,韩信走高丽,立人、明仁追亡逐北,至牡江。

美利坚闻之,调停曰:不可内战。

奉化公亦忌白诸葛坐大,手令阻立人、明仁。立人、明仁至江而止,林韩信得喘息。

又,灵甫部四攻涟水,岐山军多败亡,死骁将谢公。

四十七年,三月,宗南攻陕北,湘潭公走。国军至湘潭公所居,案上茶尚温,有《通鉴》一卷,阅未毕,湘潭从容走矣。

或哗论曰:宗南者,湘潭公之卧底,候湘潭公撤,方进师。数十年后,宗南子为真,撰文辩其诬,长万言,人多不信。

五月,战山东,胜败半之。初,灵甫孤师为饵,诱岐山军诸路,中心开花,四面围歼。然,国军各路迁延,不欲进。灵甫师困山中,战三日,不得出,灵甫电奉化公曰:“学生别矣。”乃从容死。灵甫师尽丧。

湘潭公电陈围棋曰:“灵甫之灭,奉化意外,吾亦意外。”

六月,战南麻。国军伯玉、魁元,岐山军粟公,粟公欲伯玉为灵甫第二,乃佯败诱之,伯玉亦诱粟公。两不动,战线无凹凸,十余万师,局促于南麻。战惨烈,伯玉四面困,焚香求天,天大雨,泥泞,粟公军不得攻,退,弃尸万余。

湘潭公曰:我受彼局促,若不出,死矣。

四十七年八月,乃命刘四川、广安公帅师出中原,遭白诸葛围追,刘四川苦战,师丧其半,辎重皆失,前后不能顾,入山遁去。然终能跳围出,移师近金陵,乃一胜也。

刘四川、广安公师出,局稍缓。

四十八年,秋,国军始见败像。济州府陷,守将耀武扮走卒,跳奔,于路遗矢,用纸巾。岐山军见纸巾,曰:此必大将也,士卒安得用此。

循而追,生获耀武。

湘潭公得山东,其势大振,乃战辽东。

战前,奉化公犹豫,以其于辽东无根基,且匈奴介入,胜算渺渺。咨东瀛大将岗村,岗村曰:“吾东瀛尝曰,宁失东京,莫失辽东。”奉化意决,辽东战事委卫公主持。

林韩信败于四平,至此,兵复起。其意在长春,湘潭公曰:锦州乃门户,不可忽之。林韩信曰:长春,首也;锦州,尾也。吾欲攻长春,首尾岂可兼之。湘潭公曰:锦州如门,若不得,敌军尽于走,傅北平亦可入关,不可忽。

湘潭公乃与林韩信争执,后,林韩信从命。湘潭笑曰:小林,娃娃也,怯。

辽东军困廖师长春,内外绝,城中多饿殍。复以重炮五百轰锦州,锦州危矣。奉化公知锦州之不可失,以巨舰轰辽东军,重兵援锦州。两军纠缠,塔山为最。

战塔山,人命如烈火中枯草,层层扑卧,瞬即为灰。林韩信意自如,嚼黄豆,唯观地图。帐下屡报曰:塔山死伤多。林韩信曰:吾不欲闻死伤,吾欲得塔山。

战数日,奉化军不得进,退,林韩信遂下锦州,得长春,辽东入湘潭公手。

辽东战犹未尽,徐州蚌埠战起。

奉化公知徐蚌之不可失,欲以白诸葛为军师将军,诸葛却之,夫人曰:白公无大局,覆巢下,安有完卵。

山东战后,粟公军夜往徐州,国军闻,亦往徐州。百韬军侯他军,迁延七日,友军何、张部生变,岐山军得以抄后路,百韬遂陷围,鏖战碾庄。

国军八十万,一时云集,欲救百韬部,势如急雨,湘潭公曰:“李世民攻洛阳王世充,窦建德往救,世民围城而阻援,灭两枭雄,今日效之,围点打援,可矣。”

两军逾百万,民夫数百万,集徐州,战之巨,自古无有。百韬守碾庄,死伤万计,久不下,黄书呆驰援,遇阻,滞双堆集,亦鏖战。

无何,王师下碾庄,百韬战死。黄书呆战双堆集,亦溃,黄书呆就擒。

徐州战,军死数十万,民死百万,淮河、海城、中原,万户萧索,路无行人。

徐州战毕,国军始弱,湘潭公沉醉,曰:本意内战五年,如今观之,三年耳。

奉化知神州不可守,始有跨海遁去之意,海中有小岛,曰琉球,民六百万,方圆千八百里,满清割与东瀛,四十五年收回,财力雄于东南,乃搬金库、社稷重器往,无复留恋意。

傅北平守平津,国军四十万,孤城也。傅北平曰:“紫禁城国家重器,民数百万,数千年斯文所在,吾不欲战。”

乃与湘潭公代表谈。傅曰:“吾事两主,甚惭,城可与尔,然财货、金银,则南撤,校尉以上,士人学者,去留任从。至于吾,欲学三国姜维,屯田西北,可乎?”

湘潭公曰:“可,吾所冀者,人心也,非金银。”

有胡大学士,湘潭公之恩师,湘潭公欲留之,不从,亦南下。又有余则成者,名为中统,实为卧底,留金于鸡窝,单身去琉球,续卧底。我党得其鸡窝金,建设方有资本。

两军和成,傅北平四十万师皆释干戈,湘潭公入京师,无喜色,忧惧,曰:“昔闯王入京,骄纵,无何兵败,吾等戒之。需戒躁戒躁。今日,入京赶考也。”其谨慎如此。

国军败,文武惊,李桂林逼宫,奉化退位,国军经营大江。然精锐殚矣,守江者皆不识战,林韩信大军下,如卷席,跨州过郡。奉化公遂失天下,携军民百万,遁海入琉球,从此不得还矣。然犹留数岛于大陆,金马是也,驻兵十万,以示不忘神州。

王师阻于海,不得进,遂定神州。

时有才子曰兰成,簌溟公欲留之,与之书曰:“天下清朗,斯文需整理,非君与吾不可,留之乎。”兰成辞之,曰:“吾观湘潭,曹孟德、董卓之流也,恐死其剑下,吾行矣。”乃之海外。

奉化公之败,败于军事,诸路不受节制,犹疑不前,致失全盘。又不尽是。光复之初,国都东还,中央接收,官吏贪狠,腐蠹丛生,接收变劫收,大失天下心。又国父之耕者有田制,久不能施,民心无望,转而为湘潭公收拾。

奉化公尝欲行宪政,倡选举,然国事艰难际,兵戈未息,万民嗷嗷,一纸宪政,不足果腹,不能治腐,诚增笑耳。

天下初定,一穷二白,金银卷走,民生凋敝,方休养生息时。

五十年,高丽战事起。先是,高丽分南北,匈奴扶北之小苹果,美利坚扶南之李氏,两不相安,乃战。

南不能胜北,丧师而走,美利坚麦帅自东瀛驰援,登仁川,截断北兵,兵锋至鸭江,小苹果遁辽东。美又以巨舰入海峡,阻王师登琉球。

周公曰:事急矣,吾北上。乃见匈奴可汗,可汗曰:吾不欲与美国战,然可以军火助尔,尔需偿我以金。

周公报湘潭公,曰如此,湘潭公沉吟久之,长叹息曰:高丽,吾邻也,唇亡齿寒,吾不得援以手乎?出兵矣。

可汗闻湘潭公言,堕泪,曰:壮哉。

中原乃出师高丽,不以中原名,其师名曰自愿军。

湘潭公欲以林韩信为帅,韩信曰不可,徒增我伤亡,为匈奴卖命也。彭黑虎曰:娘的逼,我可挂帅。遂以黑虎为征东大将军,百万渡江。

当时,神州虽胜东瀛,然列强皆轻我,谓我仰仗美利坚、匈奴方胜东瀛。闻师出,国内胆寒。

高丽大雪,山河皆白,茫茫之原,不见烟火。美师不知王师出,海陆一师径入八百里,望我辽东矣。

入高丽初,皆林韩信旧部,有大牙将军,率师先渡,破冰而过。某夕,逢海陆一师于狭路,仓促战,美师大溃,退长津湖,自愿军围之,欲歼全部。夜,大寒,须眉皆冰,自愿军冻死,海陆一师溃围出。

电报京师,黑虎题字曰:大牙军万岁。遂以万岁名其军。

王师逐北,杀俘万余,环球震惊,神州树威。黑虎曰:“列强以一舰灭一国者,往矣。”

然湘潭公长子,英儿者,在黑虎帐下,遇战机投弹,不及撤,死之。湘潭公不知,某日曰:“英儿文章未长进,须多练习。”左右闻,背而泣下。

年余,周公谓湘潭曰:“英儿殉国矣。”湘潭公闻,仰视苍天,三日不言。

久之,周公问:“英儿骨骸,可归国矣。”湘潭曰:“何必,青山处处,忠骨可埋。”遂留北高丽。

后,与美利坚战事多拉锯,匈奴可汗死,乃和谈,划线而治,至今犹然。

至是,国家驱尽鞑虏,南北混同,气象一新,耕者有田,吏治清明,国人皆振奋。国家欲求言于民,张榜天下,于是上书以万计,建言无数。然有读书人,不识大体,是非颇谬于圣人,口言天下人所不敢言,出格多多,所不能忍,乃一夜放其徒三十万,多有训诫。自是,言语有所规范。

又,神州积弱百年,数为人轻。上下皆欲图强,士农工商奋发,希图毕强国梦于三年,不免轻躁,砸锅炼钢,举国嚣嚣。孙夫人亦铸炉府邸,身自炼钢。举民炼钢,乃至田中麦稻无人收拾。

人无远近老幼,皆入食堂,吃大锅饭,谓大同事业,可致也。

又冀高产,密植其稻,曰:亩万斤。

其时,漠北新可汗,更易旧章,变先可汗所为,欲以我国为藩属。湘潭公坚曰不可,新可汗怒,索旧债于我,周公曰:债可偿,志不可夺。或曰,以鸡子输匈奴抵债,匈奴不受,乃倾于海,示不屈。

以此数事,天下大困,有饿殍闻。宁乡公曰:人相食,史书载,不可轻也。

彭黑虎访乡里,民有菜色,有饿死者,大怒,上匡庐,面湘潭,咆哮曰:“民饿死,尔知乎?”湘潭公反乡里,见孩提食草根,亦知民饥。然黑虎愤激,骂之甚厉,辞不逊,众不能堪,遂批之。数日,罢黑虎官,以闲职置。

京师乃大集群贤,计七千人,议大计,湘潭公曰:此事乃吾之责,吾担当矣。

虽艰辛,神州亦有新貌,国力增,列强无敢觊觎,得独立世界。六十四年,爆大杀器于大漠,蘑菇云起,举世惊,湘潭公曰:“此物若得六枚,吾不惧列强也。”奉化公对岸闻之,意沮丧,然发告示曰:反攻大计不改。

美利坚尝有议员倡核攻神州事,奉化公斥曰:此吾所不齿为也。

有使者来神州,遍观郡县,返琉球,语奉化公曰:“神州大强,万物一新,民心振奋,国力非复往日可比。”奉化公闻之不乐。六十五年,数袭扰大陆,皆不成,湘潭公亦曰:“今日奉化,唯思自保孤岛,不及神州耳。”

当时神州与匈奴交恶,尝战辽东小岛,神州小胜,得其铁车一,匈奴怒,于西北杀神州士卒数百。陈兵百万,铁甲临之,若泰山压顶然。

湘潭公惩匈奴之变,新可汗背先可汗,大作秘密报告,惧内有变。又见旧臣骄矜,复惧天下慕利,公制不保,乃思所以制之。

六十六年,于承天门见天下少年,六会之,少年百万计,集京师,见国主,呼万岁,日夜不息。沿途舟车免费,长安人满。且少年狂躁,砸打古物,蔑视旧制,孔圣匾额遭毁,岳飞墓亦不免,海内外惊骇。大文士舒氏者,不堪辱,举身赴清池死。

又有小人操持其中,旧臣多有流落,乃至死,诸如宁乡公,陶公,火龙将军等,刘四川乃隐,广安公谪江西。黑虎受小子殴,断骨,吐血,乃至冤死。

周公为国相,弥缝其中,甚苦。

初,林韩信节制南方,体弱,怕风怕日头,欲隐于病。湘潭公未之信,遣名医看,报曰:体无大碍。乃拔林韩信出,为副手。每于承天门见少年,林韩信佐之。

林韩信小心事上,多逢迎,于众曰:马公书未必读,湘潭公之书,不可不读。乃定老三篇,曰白医生,曰思德,曰愚公,天下皆诵。又大立湘潭公雕像,遍国之城乡。

湘潭不乐,曰:吾像遍天下,日晒雨淋,苦矣。

逆贼张会其意,乃曰:学湘潭,重在精神,未必形式。乃多撤雕像。

林韩信欲为逍遥派而不得,置风浪中,无所避,虽小心,亦有疏忽。某日,发全国战争动员令,未商于湘潭公,公甚怒,得其书,乃焚之。

林韩信妻嚣张,扬言曰:林公体弱,湘潭年迈,大位何人可继,唯林公子也,林公子乃天才。一时天才说盛于天下。林公子不知自制,行乖张,戏曰湘潭公为B2,湘潭公体胖,腹大,如B2云。

林韩信乃与云鹤夫人不谐,势成水火。湘潭公亦疑韩信,曰:有人曰吾之言,一言胜万言,然于吾,一言也不听。

坊间传林韩信有地下工程,欲篡。湘潭南巡,盛言林公子欲炮轰乘舆,有飞行员,受命炸乘舆,以药水涂目,曰:吾有目疾。乃免。其间莫名其详。

湘潭公乘舆折回长安,林韩信不自安,欲学司马懿,每读书至晋宣帝装病处,圈点甚密,然亦不可得。

妻子劝北逃,林韩信曰:吾终不背主。有旧部于太史刘曰:韩信不欲走,众胁迫走,其帽落地,强登机,北飞。

韩信女不走,上变,左右欲阻之,湘潭公曰:天欲雨,娘欲嫁,任之。移时,座机坠大漠,皆死。

林韩信,国之干城,用兵如有神助,不慎陷漩涡,至此死,惜哉。较刘四川之功成而退,学古贤而不得,差矣。

闻林韩信死,周公哭,湘潭凄然,一夕发尽白。

湘潭公悟往日之非,思弥补,逢陈围棋将军死,睡衣吊丧,握旧臣手曰:“国家如此,皆委汝等收拾。”旧臣泣下。

周公乘间言:“广安有才,或可复出。”湘潭曰:“吾亦知广安,国之栋梁,此其复出时也。”乃召观广安公入京,集军中诸公,遍示之,曰:“此尔等之诸葛也,吾倚重之。”时军中思旧臣老将,广安至,三军方安。

神州与匈奴欲交火者数矣,又不谐于西方,上下惊惧,遍地掘穴,以避核战。

湘潭公读书自若,曰:唯物者无所畏惧。乃思与西方交。

640.webp (25)

美利坚卿相辛格,夜飞雪山,至于京,密会周公,商两国相通事。明年,美利坚国主跨洋至,与湘潭公会,美国主曰:“吾所来,为吾国利益也。”湘潭公大笑,曰:“尔乃痛快人。”

晤面,湘潭公曰:“今日只谈文学,外交诸事,有司职也。”其潇洒如此。

640.webp (29)

神州与美利坚交,天下大变,西方纷纷与神州通,东瀛亦如此,匈奴至始陷孤立。

七十六年,元月,雪,周公劳于国事,日眠不过两时辰,事多而食少,积病,是月崩。

秋收,朱公崩。

天又大星,长尾,光芒如昼,坠辽东,化为铁,湘潭公闻,曰:吾国古人,以星坠为君王将相之死,吾不久矣。

又,冀北地震,死二十万。

113326_568

   是年冬,大雪,湘潭公薨,寿八十四。民如失父母,南北恸哭。山西公筑陵寝于承天门外,三年成之,葬湘潭公于此。民至今思其德。

湘潭公之为人,伟烈多谋,每逢战,淡定若无事,筹谋全局,挥斥百万雄师,如反掌耳,罕有败绩,仿佛魏武然,又如世民也。

立国以艰苦,虽物资奇缺,然规模宏远,有长久计,今日富裕,亦得于其力。

640.webp (27)

性朴素,不好奢侈,唯好食红烧肉,小笋,辣椒,所眠皆硬板床,衣物多缝补,至不可穿。身无长物,唯多书耳。薪俸多以济人,常不敷用。有稿金,皆归国家,左右下乡,扰乡里,有耗费,湘潭乃以稿费偿。

其于民,甚关怀,某岁见卫生部文件,怒曰:医者多在城市,农民奈何哉,卫生部可谓城市卫生部矣。

湘潭公所念,公制也,惧民有贫富,吏有贪腐,不欲天下争利,乃禁私商,民不得贸易自由,又人分阶级,区别对待,父子侧目,朋友揭发,夫妻反目,此又过矣。然,天下民皆思其德,不言其过,或贪吏奸商之所激也。

太史刘曰:读书人难成天下大事,难践天下大位。有平民得其位者,汉高与明祖。湘潭公以读书人与平民,成天下大事,践天下大位,古今所无。

其年少未尝习兵,以师范生耳,然能比肩魏武太宗,灭天下百万师,驱奉化公至孤岛,又不惧天下第一强,与之战而有得,诚异事也,盖天纵英才,无可挡也。

太史刘未尝至于韶山,至今为憾,想往其耕种砍柴山冲时,亦自知能纵横天下乎。天之降英才,不择其地,出人之意表,惟楚有才,诚然,诚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